導航包含頁_
2020精品国产自在现线看,亚洲国产日韩不卡综合,视频二区精品中文字幕,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高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蘆花蕩白鷺鳴 生態保護讓艾比湖濕地風景如畫
 
兵團廣播電視臺


  近年來,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各族干部群眾像愛護自己的眼睛一樣珍視艾比湖,持續推進艾比湖的生態環境保護工作。博州大力實施艾比湖生態恢復和治理工程,讓艾比湖成為野生動植物的樂園。

  4月6日,記者走進新疆艾比湖濕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鳥島林業管護站,工作人員牙爾凡·阿布里孜和同事正忙著進行野生動植物觀測。

  今年48歲的牙爾凡于2003年來到鳥島林業管護站工作,在保護區工作的近20個年頭里,他走遍了管護站轄區的每個角落。如今管護區內的變化讓他格外高興。

  “自開春以來,管護區內的野生動物逐漸多了起來,我們在巡護的過程中經常能看到天鵝、野鴨、奔跑而過的鵝喉羚,植物也長得特別好,這也說明了我們這里的環境越來越好,很多野生動物都愿意來艾比湖棲息了?!毖罓柗哺吲d地說。

  過去,由于流域內頻繁的人類活動和過度開采自然資源,艾比湖湖水面積急劇減少,導致周邊生態環境惡化。

  近年來,博州大力實施艾比湖生態恢復和治理工程,使艾比湖面積趨于穩定;把保護區內的梭梭林劃分為核心區、緩沖區和實驗區等區塊,通過實施嚴禁人畜進入、常年補種植被等措施,使保護區內的梭梭得到有效保護。

  牙爾凡說:“我們每天在巡湖的過程中,重點是防火,其次是看有無捕獵或者偷挖野生植被的,通過我們這幾年的保護,艾比湖周邊1000畝梭梭林中的梭梭已經長到1米以上了?!?/span>

  為了保護艾比湖濕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生態環境,博州強化引水與生態用水調度,每年向艾比湖注水5億立方米,并先后完成艾比湖區域牧民搬遷安置工作,拆除了濕地恢復區內所有水產養殖生產生活設施。

  通過系統性修復,艾比湖濕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初步還原成為北疆重要的生態屏障,胡楊苗也長出了嫩芽,大量野生動物回歸。蘆花蕩、白鷺鳴,如今的艾比湖濕地風景如畫。

  截至目前,艾比湖濕地內植物種類由原來的385種增加至687種,動物種類由原來的257種增加至327種,鳥類由原來的190種增加至262種,湖水面積恢復到600平方公里,濕地面積增加了3萬畝。(記者 賽永杰 張健霆)

來源/石榴云/新疆日報
編輯/韓健
分享到:
評論
條評論
發布
底層頁正文左側推薦包含頁_
查看更多新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底層頁正文右側包含頁_

Copyright 2007 www.jrstephenson.com all right reserned

技術支持:兵團廣播電視臺兵團在線網站

地址:新疆烏魯木齊市頭屯河區愛民路439號

版權所有: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廣播電視臺

新 ICP備12002554號 - 1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新備2008002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65120209901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