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包含頁_
2020精品国产自在现线看,亚洲国产日韩不卡综合,视频二区精品中文字幕,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高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莫道桑榆晚!周振云:讓兵團精神代代傳!
 
兵團廣播電視臺

本該在家安享晚年

卻始終洋溢著滿腔熱情

做紅色文化的傳播者

他說:“要讓年輕人知道兵團的歷史,知道腳下的美麗團鎮是如何建立起來的!兵團精神就是要一代一代傳承下去的!”他就是二師三十六團的軍墾老兵周振云。

談起過去團場的奮斗歷史,今年81歲的周振云老人依然記憶清晰。他說,最大的愿望是在有生之年,能把他們這一代兵團人的創業史講給更多的后輩年輕人聽。

脫下戎裝,拿起鎬頭

周振云祖籍河南省南陽市新野縣。1959年,18歲的周振云離開家鄉入伍參軍。

周振云和老伴

1966年3月,周振云所在部隊從北京來到祖國大西北荒漠,從此,他和戰友們就把根深深扎在阿爾金山下、大漠腹地,脫下戎裝,拿起鎬頭,成為二師三十六團的第一批建設者。

人拉肩扛,沙丘上建設花園城鎮

周振云依然記得剛到這里的情景,那時風沙刮得睜不開眼,到處都是大沙包,虛土沒到腿肚子。在異常惡劣的自然環境面前,周振云和戰友們開始艱苦創業。

1966年二師三十六團職工群眾修飲水干渠(二師三十六團記者 任雪提供)

糧食自己種,房子自己蓋……一切的一切,都得由自己親手創造。

那時的生活雖然艱苦,但周振云說,大伙就是不怕吃苦、敢于拼搏,想在祖國西部干一番事業。

周振云曾多次獲得先進生產者

就這樣,軍墾戰士們用青春和汗水建起了三十六團,經過幾代團場人的開發建設,三十六團米蘭鎮的生活條件也越來越好。

1965年和2022年的二師三十六團米蘭鎮

如今的三十六團米蘭鎮,棗林叢叢、瓜果飄香,街道整潔、高樓林立,團鎮總人口達到1萬多人。人們住進了寬敞明亮的樓房,日子越過越紅火。曾經的大漠荒原變成萬頃良田,曾經的茫茫沙海變成花園城鎮。

做軍墾創業史的義務宣傳員

時間流逝,1995年,周振云退休了。奮斗了大半輩子,按說可以安度晚年了,可他不肯閑著,依然為了宣傳兵團精神和米蘭鎮的創業史而忙碌奔波。周振云成了三十六團的團史義務宣講員。

周振云在二師米蘭鎮機關宣講兵團精神

為米蘭鎮的干部職工講,為米蘭鎮的學生孩子講,為志愿者講……到機關講,到連隊講,到學校講……

只要有需要,周振云都隨叫隨到,隨到隨講。

“兵團是我的第二故鄉

我只是想用我自己的能力

宣傳好我的家鄉!”

這是周振云的堅持

也許這將是更多兵團人的堅守

——讓兵團精神代代相傳

記者/第二師鐵門關市融媒體中心 勾越 尹立中 歐云格日麗 馮波 朱素珍

來源/云上兵團客戶端
編輯/韓健
分享到:
評論
條評論
發布
底層頁正文左側推薦包含頁_
查看更多新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底層頁正文右側包含頁_

Copyright 2007 www.jrstephenson.com all right reserned

技術支持:兵團廣播電視臺兵團在線網站

地址:新疆烏魯木齊市頭屯河區愛民路439號

版權所有: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廣播電視臺

新 ICP備12002554號 - 1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新備2008002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65120209901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