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包含頁_
2020精品国产自在现线看,亚洲国产日韩不卡综合,视频二区精品中文字幕,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高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虎穴藏忠魂!他們于無聲處建奇功
 
兵團廣播電視臺

1930年,在南京國民黨政府大樓里,經常能看見軍政部部長何應欽身邊,跟著一位精明能干的年輕人,他是何應欽頗為信任的“心腹”:軍政部部長秘書,冷少農。

然而,冷少農的真實身份是中共隱蔽戰線的情報工作人員。

冷少農是貴州甕安人,1925年,他告別母親、妻子和剛出生5個月的兒子,離開家鄉,投身革命洪流。

大革命失敗后,黨組織遭到嚴重破壞,冷少農臨危受命,被周恩來派到南京。他利用與何應欽貴州老鄉和師生之名,潛伏在國民黨的“心臟”開展情報工作。

冷少農提供的情報發揮了重要作用,國民黨軍的兵力部署、將官名錄乃至作戰計劃,紅軍指揮部都了如指掌。在毛澤東、朱德的指揮下,紅軍連續取得了三次反“圍剿”的勝利。

在靜默無聲的潛伏中,冷少農始終冷靜而謹慎,但一封母親寄來的信,卻讓他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由于長期從事秘密工作,冷少農五年沒有回家。戰火紛飛的年月,母親和妻子都很擔心他,來信催促了好幾次,始終沒有結果,這使親人們對他產生了誤解。

冷少農之孫 冷啟中:我的太奶奶寫信,就是罵他,說你不忠不孝,忘恩負義,你在外面獨享榮華富貴,忘記了家里面了。

冷少農深知,母親的斥責隱藏著最深切的思念。但由于特殊的身份,只能用隱晦的語言,懇求母親和家人的諒解。

“你老人家和家庭中一切人過去和現在的苦痛我是知道的,但是無論怎樣的苦,總不會比那些挑臺的、討田耕種的、討飯的痛苦。我想使他們個個都有飯吃,都有衣穿,都有房子住,都有事情做......母親,我真的是不忠不孝、忘恩負義嗎?我是把我的孝,移去孝順大多數痛苦的人類,忠實地去為他們努力......”

1932年3月,由于叛徒出賣,冷少農不幸被捕。他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此時的掛念是家中的妻兒老小。

就在被捕前不久,冷少農收到了兒子寫來的信,自己25歲離家奔赴革命時,兒子才剛出生5個月,一轉眼竟已6年,看著兒子稚嫩的筆跡,冷少農再也抑制不住深藏心底的柔情。

“蒼兒:收到你的信,使我無限的歡欣!使我無限的慚愧!你居然長這樣大了,你居然能讀書寫字,并且能寫信給我了。我頻年奔走,毫無建白,卻得你這一個后繼希望,這使我是多么的歡欣??!”

想到對孩子的虧欠,冷少農筆觸不停,繼續寫下對兒子的要求和期望:

“你生在中產的家庭,得飽食暖衣的讀書寫字,這種機會是非常難得的。希望你好好的努力......使智識與體力同時并進,預備著肩負將來之艱巨?!?/span>

“蒼兒……我之愛你,是望你將來為一極平凡而有能力,為一般勞苦民眾解決不能解決之各項問題、鏟除社會上一切不平等之人物。蒼兒,社會之新光在照耀著你,希望你猛進?!n兒!再會!”

1932年6月9日凌晨,32歲的冷少農壯烈犧牲。這封飽含深情、給兒子的第一封回信,也成為了他的絕筆。

冷少農犧牲兩年之后

他的一名戰友

追隨著他的革命腳步

踏上了新的征程

他叫盧志英,1934年3月,作為中共中央軍事特派員的他乘坐輪船,溯江而上。盧志英到了江西之后,潛伏在國民黨高級將領莫雄身邊,進行地下工作。

1934年9月的一次國民黨軍事會議上,下發了一份新的通訊密碼,這是由德國專家按照歐洲最新的密碼編譯技術制定的。

莫雄與共產黨秘密交往已久,會議結束當晚,他就把這些情報傳遞給盧志英等人。

盧志英找到了四本厚厚的字典,三名情報工作者用密寫藥水把情報中的要點逐一抄寫在字典上。由戰友項與年將這份情報傳遞出去,交到周恩來的手中。

羅援 軍事科學院原世界軍事研究部 副部長:當時中央紅軍面對的國民黨部隊50萬大軍壓境,到底是留是走,他們舉棋不定。盧志英,還有其他的這些情報組織提供了重要情報,促使中央下定決心要進行戰略轉移。

解放戰爭爆發之后,斗爭環境日益復雜。周恩來指示盧志英盡早轉移,撤回解放區,但為了獲取情報,盧志英仍舊堅守在上海。

1947年3月2日下午,被叛徒出賣的盧志英不幸被捕。

1948年12月17日,妻子張育民來探望獄中的盧志英,敵人不準二人見面,只從獄中送出一件盧志英交給她的衣服?;丶液?,張育民發現,衣領中縫著皺巴巴的紙,上面寫滿了革命詩句,背面寫著八個字:“勝利在望 死而無怨”。

看到丈夫留下的字條,張育民意識到,這可能是盧志英最后的心聲。勝利就在前方,可愛人已做好犧牲在黎明之前的準備。

1948年12月27日深夜,預感危險已近的盧志英來到監獄的墻邊。在他隔壁,關押著因為參加學生運動被捕的青年學生孫稚如。

盧志英給孫稚如留下了最后的臨別贈言:“今晚突然下我鐐銬,看來兇多吉少?!薄昂迷诳靹倮?,死了也心甘!” “黎明前不是總有一段黑暗嗎?黑暗過去,天就亮了?!?/span>

盧志英昂首挺胸走出了牢房,從此音訊全無。

直到新中國成立后,1951年6月11日,上海市公安局抓獲一名特務,才得知當年的真相:1948年12月27日深夜,盧志英走進審訊室還未站定,特務便用木棒將他打暈,然后用浸過麻藥的棉花塞進了他的嘴巴,將他運到南京雨花臺,草草埋在陰森森的密林中。

公安干警們帶著特務和盧志英妻兒一起來到雨花臺后山, 遺骸挖出的瞬間,張育民癱倒在地上,痛哭失聲。 經法醫鑒定,當晚被埋后,盧志英曾經蘇醒,由于掙扎不出,最終窒息而死。

羅援 軍事科學院原世界軍事研究部 副部長:我們這些先烈們,絕筆絕命不絕志,斷頭斷身不斷魂。這就是他們的一種信仰。

冷少農、盧志英

他們于無聲處建奇功

在戰火紛飛的年代

在中央紅軍反“圍剿”的緊要關頭

他們前赴后繼 出生入死

用鮮血澆灌心中的理想

用生命捍衛革命的信仰


來源/國家記憶微信公眾號
編輯/吳彬
分享到:
評論
條評論
發布
底層頁正文左側推薦包含頁_
查看更多新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底層頁正文右側包含頁_

Copyright 2007 www.jrstephenson.com all right reserned

技術支持:兵團廣播電視臺兵團在線網站

地址:新疆烏魯木齊市頭屯河區愛民路439號

版權所有: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廣播電視臺

新 ICP備12002554號 - 1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新備2008002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65120209901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